爬樓、千里奔波、舉報紙拍照……奇葩證明何時休?

2018-05-28 21:50 來源: 新華社
【字體: 打印

新華社武漢5月28日電 題:爬樓、千里奔波、舉報紙拍照……奇葩證明何時休?

新華社“新華視點”記者

近日,一段“九旬老人社保年審,家人抬著爬上三樓”的視頻,引發對退休人員領取養老待遇要進行生存認證的爭議。人社部日前召開電視電話會議,要求重點簡化待遇領取資格集中認證等異地業務的辦理流程,全力推行異地業務“不用跑”。

“新華視點”記者調查發現,在一些地方,生存認證手續繁瑣。為證明自己活著,有的老人需要在不同的辦事地點跑多次,有的需要舉著當天的報紙拍照,有的居住異地甚至需要千里奔波。

有些老人為證明“還活著”身心俱疲

一個月前,隨女兒在武漢居住的90歲老人白啟永,因單位的退休人員工資發放調整,被要求帶本人身份證明,回湖北省紅安縣機關事業單位保險福利管理局辦理錄指紋、照相等認證程序。

在女兒陪同下,白啟永老人來到紅安縣城。然而,辦理社保認證的辦公室位于紅安縣機關保險局三樓,沒有電梯,老人上樓困難。在詢問能否請工作人員下樓辦理認證程序被否定后,白啟永老人只能坐在輪椅上,請人幫忙抬上三樓。

老人被抬上三樓辦社保認證的視頻在網絡上曝光后,引發社會關注。當地要求人社部門整改,設在三樓的辦事窗口被搬到一層,同時明確對重病、癱瘓、行動不便及高齡等特殊對象的資格認證,將安排專人上門采集信息。

白啟永辦理的社保年審認證被稱為生存認證,是證明退休人員健在,符合領取退休養老待遇條件的一道程序。一般每年一次,如果逾期未認證,就將被暫停發放養老金。

白啟永的遭遇并非個案,在一些地方,有的退休老人為證明還活著身心俱疲。

在天津養老的外地退休老人許國榮說,他2014年退休后,每年都要證明一次自己還活著,認證很麻煩。首先要到離家很遠的地方去取表,然后到社區居委會和街道蓋章,蓋好章的表還要送到取表地點,整個過程最快也要兩到三天。

有的地區要求本人到現場進行年審,這讓很多在外地居住的老人倍感折騰。內蒙古退休老人王偉跟著女兒在江蘇生活,為完成年審,他去年往返跨越半個中國回內蒙古老家。“現在還能跑得動,真害怕以后老了,經不起這么來回折騰。”王偉說。

不應把認證責任和成本都推到群眾身上

為什么領取養老金必須要進行生存認證呢?據了解,地方人社部門開展生存認證,主要是出于養老保險基金安全的考慮,防范和打擊欺詐冒領養老保險基金行為。

據介紹,家屬冒領養老金現象在全國時有發生。天津市社保部門與公安機關破獲的一起案件中,一位退休人員去世后,其外孫一直冒領養老金超過11年,總金額近20萬元。今年4月,鄭州市啟動養老金防冒領清理追繳專項行動,共清理追繳重復及冒領人員11966人,追回養老金金額達1231萬元。

一些受訪退休老人和業內人士認為,生存認證是必要的,但具體實施的方式、方法亟待改進。

河南財經政法大學副教授龔文海說,基層辦事機構的工作方式和服務態度,往往直接影響群眾對政策的感受。

“這類認證規定合法合規,但缺乏對當事人感受的考慮。”鄭州市民王樂說。

北京師范大學政府管理研究院副院長宋向清認為,防范養老金冒領風險,重點應是政府如何通過高效、便捷的方法采集到真實信息,并通過信息披露防范假信息,最后配套提高冒領者的違規違法成本,而不是把證明真實性的責任都推到群眾身上。這樣不計行政成本、社會成本的政策安排,體現了社會治理中強調管理而非服務的思維。

此外,一些基層政府的衙門作風亟待改進。少數基層辦事機構在對退休老人的生存認證中,高高在上,態度傲慢冷漠,對老人排長隊、身體不適等情況視而不見。有地方甚至要求行動不便的老人,必須手拿當天報紙舉在胸前拍照,以證明還活著,遭到詬病。

部分地區簡化甚至取消生存認證,生存認證應靠信息共享實現

記者采訪發現,針對生存認證中群眾集中反映的問題,近年來不少地方已結合當地實際情況開展探索。目前,生存認證已從本人到養老金領取地現場認證,拓展到異地協查認證、社保專干上門、網絡識別認證等多種方式,方便異地居住老人、高齡老人完成社保年審。

武漢市人社局社保中心主任肖福義介紹,武漢市自2016年通過手機客戶端進行退休人員生存認證網絡年審后,又于去年底在支付寶開通社保年審。武漢市今年退休人員社保年審啟動兩個多月來,全市138萬名企業退休人員已有82萬人完成年審,其中13.2萬人通過支付寶完成生存認證,1.5萬人通過“武漢人社”手機客戶端完成認證。對于行動不便的老人在全市范圍內統一登記造冊,由工作人員上門認證年審。

此外,部分地區探索簡化甚至取消生存認證。中山市人社部門近期公告稱,中山退休領取退休待遇并在中山常住的中山市戶籍退休人員,社保經辦機構定期與公安、民政部門通過數據交換,完成人員生存狀況驗證,不需要本人辦理生存認證。

人社部召開的“進一步加強社保經辦系統窗口作風建設視頻會議”要求,要進一步推進“互聯網+政務服務”,利用大數據分析等技術手段,改變經辦服務方式,持續提升經辦服務的質量和水平。

業內人士認為,進一步簡化甚至取消生存認證,需要打通數據共享和數據真實兩個環節。一方面,社保各個地區之間,以及與公安、民政系統之間數據需要共享,使社保經辦機構能夠通過核對戶口注銷、死亡證明等信息的方式,確定退休人員是否健在。

“另一方面,需要保證相關數據真實、及時。”這位業內人士表示,之前當地探索取消部分群體生存認證時,就出現有老人已經去世,可公安依舊未注銷戶口等情況,容易造成基金冒領風險。

天津社科院社會學研究所所長張寶義說,破解退休老人“自證生死”的困境,要進一步打破部門之間信息壁壘,讓數據多跑路,群眾少跑腿;同時在充分做到信息公示公開的基礎上,強化社會監督和懲罰力度,提高冒領違法成本。(記者 李勁峰、宋曉東、翟永冠、徐海波)

【我要糾錯】 責任編輯:白宛松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回到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