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述:250多種樣品采集 “科學”號西太海山科考成果豐碩

2019-06-16 18:03 來源: 新華社
【字體: 打印

新華社“科學”號6月16日電 綜述:250多種樣品采集 “科學”號西太海山科考成果豐碩

新華社記者 張旭東


“發現”號遙控無人潛水器探海歸來(5月27日攝)。新華社記者 張旭東 攝

中國新一代遠洋綜合科考船“科學”號已完成西太平洋卡羅琳洋脊上的海山科考任務,正在返航途中。本航次,科考隊員對海山進行了19次精細調查,采集到了250多種深海生物樣品,幾乎是過去“科學”號兩個海山航次才能采集到的物種總數。

罕見深海海兔


“發現”號遙控無人潛水器在海山拍攝到的海兔(5月27日攝)。新華社發

一個海綿猶如貴婦的帽子,鑲著金色“絲邊”,一只俏皮的紅蝦在其頂上舞動婀娜的身姿;一只深褐色的魚,顏值嚴重“不在線”,嘴猶如被縫過一般,像恐怖的海盜;粉色的海葵觸須在海流作用下似“迎風招展”,像一位窈窕淑女……

跟隨“發現”號遙控無人潛水器的鏡頭探索未知海山,就像搭乘一輛海底觀光車。每天的下潛,都讓科學家充滿了期待。

突然,兩只頭部粉紅色、身體發白的蝸牛狀軟體動物出現在“發現”號實時傳回的高清視頻中。隨船科學家非常興奮,判斷這是非常少見的海蛞蝓(俗稱“海兔”),特別是在深海更為罕見。

航次首席科學家、中國科學院海洋研究所研究員徐奎棟介紹,俗稱海兔的海蛞蝓并不是兔,是螺類的一種,因其頭上有兩對觸角突出如兔耳,因而俗稱海兔。海蛞蝓并非是單一物種的稱謂,而是一大類形態特化的軟體動物統稱。就像蝸牛一樣,它們的祖先身上也背著一個大殼,但在漫長的進化過程中逐漸脫掉了殼。


“發現”號遙控無人潛水器在海山拍攝到的“海底花園”(5月28日攝)。新華社發

目前,全球共發現了3000多種海蛞蝓,主要分布在熱帶淺海。根據現有文獻資料,東北太平洋深水(水深大于200米)共發現了8種海蛞蝓,而西太平洋深水在此之前還未查到有記載。

除了海兔,本航次“發現”號遙控無人潛水器共下潛了19次,初步統計科考隊員獲得了250多種生物樣品,這是過去幾乎兩個航次才能獲得的樣品,包括未知的馬蹄螺、身體半透明的深海扇貝、身體透明的海鞘、披著“金甲”的多毛類等罕見深海生物。

熱帶“海底花園”


“發現”號遙控無人潛水器采集到的深海蟹(5月31日攝)。新華社記者 張旭東 攝

色彩斑斕的深海珊瑚林多分布在南北緯30度至兩極,熱帶西太平洋的“海底花園”則非常罕見。本航次,科考隊員跟隨“發現”號在近千米深度的熱帶西太平洋發現了多處“海底花園”,非常壯觀。

記者在“發現”號拍攝的海底視頻中看到了一片色彩斑斕的“海底花園”,有金柳珊瑚、丑柳珊瑚、黑珊瑚、柱星螅和海綿等,還有海蛇尾、鎧甲蝦等在珊瑚林間生長,其中一塊石頭上附著了50多個生物。雖然這些珊瑚林的面積都不大,但與海山其他地方只有零星生物相比,顯得蔚為壯觀。

徐奎棟說,珊瑚林在南北緯20度以內的熱帶西太平洋海域非常罕見,這是因為熱帶西太平洋遠離大陸,沒有陸源營養鹽的補充,同時水體常年上熱下冷,上下水體基本不交換,導致底層豐富的營養鹽上不來,是典型的寡營養海域。

這里的“海底花園”是何種成因?專家認為,一方面,發現“海底花園”的區域基本都在海山迎流面,洋流復雜,且流速大,底層洋流將富含有機物的“海洋雪”帶到這里,為濾食性生物珊瑚等帶來豐富食物;另一方面,“海底花園”所在區域底質環境穩定,有利于珊瑚、海綿等生物的附著、生長和長期匯聚。

此外,科考隊員在本航次還發現了多種生物共存共生和深海海星攝食珊瑚等有趣現象。

海山“匆匆一瞥”


“發現”號遙控無人潛水器采集到的深海蟹(5月31日攝)。新華社記者 張旭東 攝

“科學”號執行的是國家科技基礎資源調查專項“西太平洋典型海山生態系統科學調查”航次任務,本航次是“科學”號近5年來第五次探秘海山。

徐奎棟說,海山又稱海底山,是指從海底計高度超過1000米,但仍未突出海平面的隆起。海山如同陸地上的山脊,典型的海山由死火山形成,且以硬底為主,有些海山形成以有孔蟲砂或珊瑚砂為主的軟底沉積。

海山不僅是富鈷鐵錳結殼等礦產資源的重要分布區,還有著豐富的生物多樣性資源。海山藏有大量有商業價值的魚類及無脊椎動物,中高緯度的海山通常是大洋漁場所在地,也是鯨、鯊魚等大洋遷徙動物的“加油站”。


“發現”號遙控無人潛水器采集到的珊瑚(6月5日攝)。新華社記者 張旭東 攝

此外,海山是許多古老生物的避難所,一些海山上的生物生長慢、生命周期長,一些珊瑚等生物已經長了幾百甚至數千年。這也決定了海山的生態系統非常脆弱,一經破壞則很難恢復。

據了解,全球有逾3萬座海山,但有生物取樣的海山僅300多座,取樣調查較全面的海山僅50多座。西太平洋是全球海山系統分布最為集中的海域,人類對這一區域海山的認識卻非常有限。

“這個航次雖然超額完成了預定任務,獲得了豐富的樣品、資料和數據,但對認識全球的海山來說,還只是匆匆一瞥。”徐奎棟說。

【我要糾錯】 責任編輯:石璐言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回到 頂部